当前位置:主页 > 留守村长的艳福 > >> 35.第三十五章 【床底下的避孕套】

35.第三十五章 【床底下的避孕套】

小说:留守村长的艳福 作者:艳妇
选择背景色: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: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: 恢复默认

    [第1章正文]

    第35节第三十五章

    “不好了,我老公回来了。”菊嫂吓的直接从吴正国的大腿上座了起来,弄的吴正国下面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吴正国轻声问道:“什么,你说汪得福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快点躲起来,如果被他发现,一定会杀了我。”菊嫂吓的现在一点情欲也没有了,汪得福在门外扯着嗓子吼道:“操你,开门,臭婆娘,呆会儿我草死你……”

    汪得福把院子的门打的眶眶吱响,屋子里面的吴正国只好躲在床底下,这时菊嫂急急的穿上衣服,擦亮了一根火柴点亮了煤油灯,然后扯着嗓子先喊了一句:“这就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国,你别叫出声,顶多等他睡着了,然后你在跑出去。”菊嫂说完拿着煤油灯就跑了出去,吴正国心里松了口气,主要是因为那床单遮着床,否则躲在床下也很危险,最下命的就是床底下面还放着尿壶,一股尿骚味,简直要了吴正国的命。

    菊嫂走出院子的时候,汪得福这个杂毛,哐的一脚把门踢开了,这汪得福也不是吃软饭的,一看就是阎王脾气,长的一张大众脸,一个四四方方的头型,黑脸胡子,个头儿还挺高,一米七三,看着菊嫂走了出来,直接走上前骂道:“草死你,叫了半天才开门,你耳朵聋了。”

    菊嫂脸上的笑脸退去,瞪了一眼汪得福,汪得福直接伸手在她的耳朵上扯了一下:“瞪你妹,靠,以为老子不回来了是吗?”

    “哎轻点儿。”菊嫂被汪得福扯的耳朵都有些疼,汪得福看着菊嫂身上那衣服,似乎被人给强一样,然后看着她说:“尼妈的,穿成这样,穿给谁看的?背着我有没有在家里偷男人啊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……”菊嫂吓了一跳,怎么也没有想到汪得福在开这种玩笑,正好说中了这事。

    “没有,老子一走大半年,没有最好了,你最好老实跟我憋着,如果让我知道你跟谁搞在一起,我打枪崩了他。”汪得福说完拉着菊嫂走到睡房,吴正国在床下听汪得福说出这狠话,吓的不敢连气都不敢喘。

    “老公,不早了你快休息吧。”菊嫂看着汪得福说。

    “休息个毛,我半年没有草你了,今天晚上我想草你了。赶紧躺床上把裤子脱了……”汪得福现在这德性真他妈的像个混球,他怕菊嫂当个屁啊,说草就草,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菊嫂刚刚给吴正国打了一个小时的炮,现在下面真不爽,菊嫂说:“老公,明天吧,今天我有点困。”

    “困个屁困,让我草你,你就不困了,提提神。”汪得福说完,一把就扯下了菊嫂的裤子,菊子坚决护着自已的裤子,双腿一夹说:“不行,今晚真的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瑟了 你,还得了你,你是我老婆,你不让我草让谁草,我告诉你,我草你是给你面子。”汪得福说话的时候直接脱下自已的裤子。菊嫂没办法,若是让汪得福发现,肯定会露陷儿,到时候吴正国惨了,吴正国一直都在床底下呢?

    菊嫂可不能害了吴正国。

    正在菊嫂沉默的时候,汪得福的大手一下就扯掉了菊嫂的裤子,然后双手将她按在床上,菊嫂知道这个汪得福是个阳萎货,办事不到两分钟,然后就会呼呼大睡,这时菊嫂也就顺从他说:“得福,你大老远的回来,难道不累吗?

    “累什么?我大半年都给你跟你上床了,你难道不想我吗?”汪得福的大手已经摸向菊嫂的内裤,这时发现菊嫂的内裤里面湿湿一片,然后怒道:“老婆,你下面怎么这么湿,靠,还说没有想我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汪得福直接压在菊嫂身上,双手将她的裤子给拉到脚后跟,而在这个时候吴正国感觉到头顶上面的床不停的在晃动,生怕发生倒踏事故,如果白白的砸死自已可真是不划算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呀……”菊嫂娇叫一声,这时汪得福性子急,这时直接把自已的那东东送了进去,刚进去,汪得福就感觉不动,怎么里面这么松动,不动啊,汪得福连忙抽出来:“老婆,你下面怎么会这么松……?

    “得福,一直都是这样的?”菊嫂还没说完,汪得福一巴掌拍打在菊嫂的屁股上:“你以为我不知道啊,你这里明显的就刚刚被人干过?谁,快说。”

    汪得福这个人也不傻,刚刚菊嫂开门这么久,汪得福早就起了疑心,在说人都有第六感,谁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了心里一定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房间内乌七麻黑的,菊嫂小声说道:“得福,我一个人在家寂寞难耐,自已就用手指……”

    菊嫂说到这里的时候,声音都要哭了,这个时候汪得福沉沉的声音说:“老婆,哼,真是不知羞耻,居然自我安慰,你早说不就行了吗?好了别哭了&……”

    菊嫂这样说完全是为了吴正国,吴正国听到这里的时候心里不是滋味,菊嫂明明刚在跟他打炮,却说自已自慰。

    汪得福这时再次把自已的小弟弟顶了进去,然后开始跟着菊嫂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呀……”菊嫂嘴里叫了一声,没想到汪得福之前两分钟就射了,今天奇怪了都十分钟还越来越起劲儿,吴正国感觉头顶的床都在踏了,心里确实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得福,你之前不是一直三两下就完事了,今儿怎么了?”菊嫂不好意思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婆,嘿嘿,以前不知道,现在你吃了壮阳药,一干就能干半小时,爽吧。嘿嘿……”汪得福这时双手搂着菊嫂的腰,菊嫂心里很奇怪,要快点把这个汪德福给折磨了就可以睡觉,让吴正国快点撤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吴正国头顶上面的床板在不停的颤抖,而汪得福嘴里也发出一声低吼,这个二逼比吴正国还来劲儿,菊嫂简直就浪叫,爽飞了,吴正国听着听着下面又有反应了,真想把这个汪得福给打晕过去,然后自已在干一炮。

    半小时过后,板上面据烈抖动了一阵,接着汪得福闷哼一声,把一股精华弄了进去,这时汪得福躺喘着低趴在菊嫂身上。

    菊嫂这时候轻声叫道:“得福,得福……”

    谁知这个汪得福真是没出息,刚打完炮就爬在床上,不到三分钟就呼呼大睡,这时候见汪得福真睡着了,然后将被子给他盖上,这时看着床底下的吴正国轻声说:“正国,你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吴正国这时慢慢铅了出来:“菊姐,汪得福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没事了,他睡着了,你快点回家吧,路上小心点儿。”菊嫂说完,吴正国十分害怕,悄悄的走了出去,打开门趁着天黑就朝着村委会跑去。

    菊嫂这时候松了一口气,起床拿着毛巾去房间搓一把澡,接着回来跟那汪得福睡一张床上。

    心里吓坏了,若不是自已说自已那样,这个汪得福说什么也不会相信她的,菊嫂早就不想跟他过了,没想到现在他倒是吃起壮阳药,倒是像一条猛汉子,如果不离开菊嫂,菊嫂兴许还会老老实实的跟着汪得福过日子。

    事情并没有菊嫂想的那么简单,天亮的时候,汪得福醒了过来,菊嫂像是往常一样,一大早就起来烧饭了,汪得福揉了一下眼睛,然后打一个哈欠:“啊……呀……昨天晚上药力太猛了,干的我两脚发软啊。”

    汪得福起床的时候,随手拿着衣服,突然从品袋里谈出一个一块的硬币,直接掉到地上,这一块钱对村里人来说,简直不是小数目,于是汪得福来到爬在地上,开始寻找起来,找遍了多没看见,这时候就朝着床底看了过去,果然发现了硬币平静的躺在床底可是必须要铅进去,才能拾到。

    汪得福骂了句:“为了一块钱,老子铅一回床底,值!!!”

    汪得福铅到床底拾到那枚硬币的时候,嘿嘿一笑:“妈的,为了你,我铅床底,靠。”刚骂完,手一抖,那硬币又在地上转了一圈,这时候汪得福连忙目光看了过去,硬币很快停下,这时汪得福看铜陵一个白色塑料的东西,上面还有一个小环,汪得福拿在手上一看:“避孕套,妈的,这次看她怎么解释。”

    汪得福看着套子里面那白色的粘液,脸上的表情都变的扭曲起来,再仔细看,居然还有一个套子,妈的两个套子,汪得福一看,这分明就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汪得福这时候先回到大厅,然后拿着梯子上了楼,找到他家里那杆枪,这枪是当年抗日战争的时候,汪得福老爸是位红军,曾经杀了不少日本鬼子,这枪还是步枪,最后村子里面上缴的时候,汪得福就把它藏楼上,今天他火大,自已的老婆胆子倒是不小,不老实说出来奸夫非开枪打死这臭女人。

    “得福,下来吃饭了,一大清早你跟到楼上干嘛?”菊嫂什么事都不知道,还在那儿罗嗦。

    汪得福扛着枪下了楼梯,而色阴冷,菊嫂走过来说:“ 得福,这枪不是国家要没收吗?你把它拿出来干嘛?”

    “跪下!!”汪得福一声暴吼,双目突然就变的血红。

    “得……得福,你这是……这是咋了?”菊嫂什么都不知道,眨了眨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汪得福直接抽出了枪对着菊嫂吼道:“你先给我跪下

+1
747
顶一下

喜欢《留守村长的艳福》吗?喜欢艳妇吗?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!